首页 > 理论研究        

马寅初:感动中国的文化记忆
张敏才 莫 晨 邓 垚

   

今年624日,是马寅初先生诞辰130周年。学界纷纷举办纪念活动。接到邀请后,开始和青年学者一同重温马寅初的道德文章,回顾他的传奇人生。遵循冯友兰先生的告诫,对前人的学术评论,必发于“了解之同情”,也就是要对前人所处的时代背景、研究的动力、态度和过程,都有深入全面的了解,准确把握其学术思想的全貌,领悟其要旨精髓。我们怀着对先贤的礼敬和虔诚,重读《马寅初全集》中相关的论述,厘清历史的脉络,蓦然发现,过去虽也读过原著,也曾到嵊州浦口镇为马老扫墓,走访了马寅初田园考察的部分地区,然而还没有完全读懂马寅初,没有达到“了解之同情”的境界,低估了马寅初留给我们的文化记忆的时空穿透力。

马寅初生于晚清,他的家乡浙江绍兴是人文荟萃、精英辈出的灵秀之地。他自小勤奋读书,厚积中华传统文化的底蕴,又对现代科学知识造诣颇深。他在天津北洋大学矿冶系毕业后,赴美国耶鲁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留学八年,获得经济学博士和哲学博士。他的博士论文《纽约市的财政》不仅正式发表,还一度作为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教材。校方以优惠的待遇邀他留校任教,但他不改教育救国的初衷,毅然回国效力。

回国后,马寅初任北京大学经济系教授、系主任,继而担任北大首任教务长,成为蔡元培校长的得力助手。十几年后离开北大,先后到杭州、上海、南京、重庆等地任教,培育人才,开启民智。抗战时期,他对反动当局独裁统治,贪污腐败,发国难财深恶痛绝,口诛笔伐,无私无畏,大义凛然,敢怒敢言,不屈不淫。马寅初著作等身,影响巨大。1949年前,累计出版学术著作1117册,发表论文、演讲等400多篇。马寅初立身巍峨、学术精英、民族脊梁的高大形象深受各界敬仰,人民拥戴,中国共产党的领袖们对他赞赏有加,钦佩之至,过从甚密,引以为荣。

新中国成立后,他应召作为无党派民主人士参政议政,被选为中央人民政府委员,历任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财经委员会副主任、华东军政委员会副主席、全国政协常委、全国人大常委,同时先后担任浙江大学校长和北京大学校长。马寅初参政议政,披肝沥胆,建言献策,不遗余力。注重理论与实际相结合的经济研究,对国民经济综合平衡发表了许多文章。最具影响力的是1957年发表的《新人口论》。

《新人口论》是伟大时代催生的创新理论。上世纪50年代,新中国成立之初,战乱平息,社会安定,生活改善,人口剧增。国家建设百废待兴,资金短缺,消费和积累矛盾尖锐,捉襟见肘。人文科学和意识形态领域,把前苏联老大哥的理念捧为教条,亦步亦趋。把充分就业和人口不断迅速增长视作社会主义人口规律,根本不承认社会主义存在人口问题。面对与教条大相径庭的中国现实问题,如何解释,怎样决策,极需理论指导。

《新人口论》是马寅初多年积成的研究成果。早在19201月,马寅初在《新青年》杂志上发表论文《计算人口的数字》,开始了他对我国人口问题的研究之旅。多年来,他以经济学家睿智的眼光,一直关注着人口问题。新中国日益快速而庞大的人口增长,更加激发了他的忧患意识,进行了长期深入的田园考察。浙江旧制分十一个府,他跑到过十个,还有其它省份的一些地区。每到一地,他不满足于听村乡领导汇报,开座谈会,而要和村乡干部、平头百姓一对一地面谈,进村入户实地察看。他身居高位,年事已高,常常离村尚远,下车步行,拉近同老百姓的距离。19557月,马寅初在浙江、江西等地调研的基础上完成了《控制人口与科学研究》一文,在一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期间提交浙江小组讨论,不少代表反对,也有人为他担心。马寅初认真听取意见,利用去上海、浙江视察的机会,再次补充调查,修改完善。《新人口论》是马寅初不辞千辛万苦,留下万千脚印,走访渔家农户,倾听百姓心声,经过深思熟虑的经典之作,奉献共和国的良言善策。

《新人口论》是老百姓易于接受的大众理论。它源于实际,源于生活,源于群众,百姓爱看爱听,易懂易记,心领神会,明白要旨:人口和经济要平衡发展,数量要控制,质量要提高;一对夫妇生两个,一儿一女一枝花;措施是迟婚加避孕,反对人工流产,保护妇女健康。《新人口论》不到两万字,用浅显直白的文字说透简约而基本的道理,在人口学荒原上堆起一座山峰。尤其可贵的是在政治和意识形态上推行“一边倒”的年代,马寅初挺直腰杆,不为权威背书,根据本国国情,作出理性判断,发出中国的声音;在倡导一人思想、万众奉和的年代,马寅初开动脑筋,潜心研究,创造自家的理论。

《新人口论》多年不鸣,一鸣惊人。马寅初在北大大膳厅作人口问题演讲,师生奔走相告;《人民日报》头版发表《新人口论》,人们争相传阅;在最高国务会议上马寅初就人口问题陈情之后,毛泽东说:“这条马寅老讲得很好,我跟他是同志。从前他的意见没有放出来,有人反对,今天算是畅所欲言了。”用当时流行的话语来说,马寅初的《新人口论》,是一颗精神原子弹,它的冲击波,直达高层,透过政界和学界,到达寻常百姓家。

由于马寅初关于经济按比例发展的“综合平衡论”,是推行“大跃进”的理论障碍,而《新人口论》则是综合平衡理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,为极“左”权贵所不容。在极“左”思潮的影响下,北京大学和《光明日报》掀起了大规模批马运动,大字报和批判文章“铺天盖地”。面对这种不以理服人专以势压人的文化专制,马寅初没有违心检讨,没有沉默自保。掷地有声地说:“为了国家和真理,我不怕孤立,不怕油锅炸,不怕撤职坐牢,更不怕死,无论在什么情况下,我都要坚持我的人口理论。我对我的理论有相当的把握,不能不坚持,学术 的尊严不能不维护。”他不但只身应战,著文力争,还严正声明,直至战死为止。马寅初坚持真理的精神氢弹更是感天动地,震撼人心。

20年后,19797月,98岁高龄的马寅初终于等到平反昭雪的一天。中共中央统战部领导专程登门向马寅初传达党中央的平反意见:“今天我受党的委托通知马老:1958年以前和1959年年底以后这两次对您的批判是错误的。实践证明,您的节制生育的新人口论是正确的,组织上要为您彻底平反,恢复名誉。”北京大学党委也作出为马老平反的决定,《光明日报》也为批马主动作了检查。而对蒙冤受屈,马寅初没有恶骂不止,没有耿耿于怀,他在答词中指出:“一样东西平反过来是很不容易的事情,无论是学术问题还是政治问题,都是这样,这需要有宽广的胸怀和巨大的力量。”这是智慧老人对执政者的激励与鞭策,更是对民主政治和学术 自由的殷切期待。随后马寅初被任命为北京大学名誉校长,当选为中国人口学会名誉会长。马寅初百年之后,首届中华人口奖授予他特别荣誉奖。历史用严峻的事实为马寅初《新人口论》作了警世的诠释。媒体惊呼:“错批一人,误增三亿”。百姓叹息:早听马寅初的“一枝花”,何至推行“一孩化”。

世纪老人马寅初,胸襟坦荡,德高学富,重仁重义,爱家爱国,大智大勇,泰而不骄,宽容大度,不偏不倚,从容淡定,历经三个朝代,完美的君子人格始终昭示着后人。

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中国人口文化促进会主办
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大慧寺路12号  邮政编码:100081
版权所有  Copyright All Right Reserved